首页 > 文化徐州 > 正文

百年沧桑弹指过 少华之名犹不朽

来源:徐州文明网 发布于:2016-04-01

  

   2015年,徐州市少华街小学在学校基建工程中,发现了当年“王少华烈士纪念堂”的遗留砖石,于是将其收集,留在校园里,并筑起一处门头,按照当年的形式仿建了纪念堂部分遗址。一砖一石,睹物思昔,无限感慨。在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,王少华烈士殉职103周年、徐州市少华街小学即将迎来建校110周年之际,特撰文志之。

  一

  “王烈士少华纪念堂”当年之所以建在这里,是因为少华街以及少华街小学的命名,与王少华先生,有着历史渊源。少华街小学是我市一所享誉全国的百年名校,该校历史悠久、英才辈出,韩志正和王少华两位革命先驱就曾与其结缘。2011年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,孙中山先生孙女孙穗芳博士向全球捐赠100尊孙中山先生铜像,少华街小学就是藉此申请成功,孙博士曾亲自来到学校参加铜像揭幕,这是当年徐州的一件大事。

  谈到王少华,不得不说说韩志正及少华街小学。韩志正字元方,1865年生,著名学者、诗人、革命家、教育家。1903年考中光绪癸卯科举人。但他看到了清王朝的腐朽没落,并不醉心于功名。1904年,他在徐州发起“不缠足会”,为解放妇女,强民救国而奔走呼号。1906年,韩志正携长女韩中英留学日本,并会见孙中山先生,加入同盟会。1907年回国后,韩志正任徐州师范学堂监学兼国文教员,积极从事革命活动,联络四方同志。同年筹办徐州第一所女子学校——坤城女学堂(今少华街小学),这是淮海地区有史以来首次出现的女子学校,开启了淮海地区现代教育的先河。1912年韩志正被推举为铜山县第一任民政长。1918年成为国会议员,1925年任铜山县教育局局长,1928年卸任居家,1934年卒于家,享年70岁。

  北伐前,少华街小学本为徐州第二女子高级小学,系斗姥宫改建而成。北伐后,为纪念王少华先生而改名为少华街小学。抗战军兴,徐州沦陷,伪政府设为徐州市少华街小学。抗战胜利,易名为“徐州少华街中心国民小学”,为徐州市四所中心国民小学中,规模最大者。1946年徐州奉准改为省辖市,学校更名为“徐州市第四区少华街中心国民小学”。纵观少华街小学的校名更迭,可见王少华在徐州人心目中的影响力之强。

  二

  王少华(1878年—1913年),原名王宗琦,字少华。家住徐州江家巷(后改为金家巷,今醒狮小区一带)。关于王少华的资料很少,尤其是其家世。曾有一位九旬老人回忆说,王少华身居官宦之家,其祖父、父亲都是清代的武官,王少华有一副武夫的相貌,络腮胡须,身材高大粗壮,自幼受到家庭的熏陶,接受了良好的教育,个性率直的他,有着担当义气、勇拒强暴的志向。徐州北关的王场,据说是王家的林地。

  王少华出身官宦人家,但是思想却很维新。光绪32年(1906年),28岁的王少华去南京在省办的自治讲习所学习,在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影响下,较早接受了民主自治思想,成为徐州地区最早的同盟会会员之一。回徐后,在文庙明伦堂(今二中)举办铜山县自治研究所,自任所长,积极从事革命活动。

  宣统元年(1909年),王少华与韩志正、祁汉云、王学渊、梁惺初等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发起成立“铜山同志会”,评论时政、激浊扬清,商讨除弊救国大计。

  辛亥革命爆发后,各地民众积极响应,纷纷宣布“独立”。“铜山同志会”纷纷上街鼓动宣传,编写歌谣传唱,如:“八月十九武昌城,起了革命军。黄兴总司令,全国上下齐欢腾”。在韩志正担任铜山县民政长时,王少华被推选为县议员,跟随韩志正在县署内任职。

  1911年12月3日,王少华与韩志正等徐州同盟会会员,在文庙自治研究所召集地方各界知名人士商讨革命事,决定成立“铜山县军政府”,段书云为政务总长,林开谟为民政长,徐占凤为军政长,张佐卿为财政长。王少华等拟好电文,准备通电全国,宣布铜山独立。王少华在去电报局途中,遇到电报局译电员王鸿甲,得知张勋在南京被击败后,已于午间到达徐州车站,段书云等封建官绅已前往车站叩见张勋。王少华闻讯极为震惊,电报便没有拍发。徐州宣布独立的革命活动流产。

  辛亥革命军从南京北上,1912年1月13日,韩志正、王少华等邀集铜山县各界爱国人士召开紧急会议,研究迎接革命军进徐州事宜。会议一致推举韩志正、王少华、王锐生为代表前往三堡迎接。出发前,王少华另有要事不能前往,便由韩志正、王锐生前往欢迎。韩志正曾在《丁卯六十年感旧诗》明确记载此事:“辛亥革命兴,徐被兵劫,土匪四集,予与王君锐生往迎南军郑司令为成先到,兵去匪逃,地方乃安。”

  1912年1月19日,徐州光复,张勋军队逃避到山东。革命军入城时,“五色旗鲜明,铜鼓咚咚,气概威武,势不可挡。民众亦有自动列队热烈欢迎的。”2月,铜山县自治政府成立,废徐州府,地方各界推举韩志正为第一任民政长。杨世祯被推选为铜山县大彭市总董。王少华被推任为县政府交际长、视学。并进行了一系列改革,宣布废除镇、道、府制,取缔封建体制,设立参议会,建立共和体制。教育方面,开办新式学校,设立公共图书馆,王少华创办大彭市第六小学,自任校长。徐州各县也在积极推进共和制度。

  三

  此时,清帝尚未退位,革命军的军事行动尚未完成。1913年春,讨袁军总司令黄兴令驻徐第三师师长冷遹,率部北进利国驿、韩庄一带掩护徐州,以便讨袁大军集结徐州。岂料第三师将士士气激昂,刚抵运河,未待命令,即向北军冯国璋、张勋部队进攻,血战三昼夜。无奈众寡悬殊,后援不及,不得不南撤,离开徐州。

  因为徐州地处南北两大政治势力的对接处,又是双方军事力量对峙的前沿,所以革命军的撤离,迅速给徐州局势带来至关生死存亡的影响。

  在北伐军南撤后,铜山县自治政府失去依靠,也随之解散,徐州处于无政府状态。当时,直鲁联军的孙传芳、张宗昌、褚玉璞及晚清保皇党死硬派张勋的辫子兵,均盘踞在山东兖州一带,一直在窥视徐州。徐州空虚,社会上流氓、土匪猖獗一时,在城内到处打劫,徐州社会秩序大乱,百姓人心惶惶。为了保护一方安宁,避免土匪骚扰,维持徐州局面,7月15日,徐州知名人士集会共商保境安民之计,并选举民政长代理人,徐致堂(徐州第七工厂厂长)与王少华均得47票。徐因家有老母,必须朝夕奉养,未能担任。王少华挺身而出:“我家无老母,为家乡甘愿负此重任,以报地方父老殷望。”

  王少华被推为代理民政长,入县署办公。王少华在铜山县衙门内办公,日夜与地方上的志士仁人共同商讨保民安靖之策,将个人安全置之度外。他亲自带领民团日夜巡查,凡是遇到土匪行抢,抓捕后立即处决。仅仅用了三五天时间,徐州城内秩序安定了。

  张宗昌、褚玉璞、张勋得知徐州是一座空城,便急速把部队开进了徐州城。铜山遂告陷落,这时县署内仅剩下王少华一人,不少人劝他暂避,王少华说:“职责有关,不可离也。”

  辫子兵进城后发现有民众组织和民政长,张勋即派兵向民政长勒索粮草和饷银。7月20日到22日,拒绝扰民的王少华,坚拒张勋部下连日的索要军粮、逼其摊派饷银的无理要求,张勋便指使人将王少华关在县府里,百般凌辱,残酷毒打。当时也有好心人暗地劝王少华到外边暂避一时,逃出这是非之地,王少华却不愿临阵脱逃,并始终不屈。

  因王少华不愿与张勋共谋复辟大计,又因张勋曾把本应讳莫如深的复辟一事,告诉了王少华,张勋担心败露,于7月26日晚将其杀害,并制造了跳楼假象,使王少华蒙冤百年。另有传说,王少华既不愿助纣为虐,又不愿再受凌辱,无奈于是日午后便在县衙内喝下金强水(硝酸水)跳楼而死!年仅35岁。

  全城百姓闻信悲恸,王少华出殡时,百姓纷纷自发送殡,王雪樵在《王少华诔序》中曾描述“呜呼哀哉!兰萎当门,膏煎长夜,鸟一鸣而惊人,官七日而终古……近识涕零,万家震悼,赠赗者多金,会葬者千人……”可知送殡队伍当有十里长。彼时,张勋怕激怒百姓不好收场,通令所部,不准一兵一卒出营,张勋自己也没敢步出自己的帅府一步,以防徐州民变。

  四

  就这样,王少华维护了徐州城的治安,抗拒了军阀的粮饷摊派,护祐了一方百姓,并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北伐后,社会安定,地方百姓及知名人士联名将王少华的英雄事迹,具文上报当时驻徐的北伐军最高长官冯玉祥将军,要求建一所王少华纪念堂。面对百姓的呼声,冯玉祥看过呈文,大加赞赏,遂将呈文转呈南京政府。南京政府获悉后,不但同意,还拨来款项。冯玉祥也出资赞助。原拟在云龙山下择地修建,因专款不足,于是在斗姆宫后院改建,这里距少华牺牲处及故居均相邻,又有小学,可谓适得其所。斗姆宫后院经过修整,于右任亲笔题写“王烈士少华纪念堂”匾额红底金字。堂内有王少华遗像,并有香案、林森、冯玉祥等人所赠纪念物、万民伞、对联等物。1938年5月,日军轰炸徐州,纪念堂被摧毁。

  人们又将县署街改名为“少华街”。1938年5月,日本侵略者攻占了徐州,改了许多街道的名字,但也没把少华街这体现民愿的街名换掉。少华街这个街名是用烈士鲜血换来的,也是全城百姓众望所归的结晶。

  王少华以身殉职后,有人赞曰:“南军南去北军来,革命同仁危甚哉;有志县尊拼一死,长留风范在徐淮。”其师汪子敬挽联曰:“明知事不可为,竟无一语阻拦,我惭友道;莫谓数由前定,留有百般遗憾,谁识君心?”王少华纪念堂落成后,前来送挽联的文人雅士更是多不胜数。

  王少华先生,是徐州现代史上为推进社会的民主与进步、实现孙中山先生民族复兴宏愿的第一批革命先驱者的代表,今有少华街地名传承至今,供人踏访抚今思昔;又有少华街小学以其精神育人塑魂,并在原址上复建“王烈士少华纪念堂”,实是一大幸事。

  王少华作为辛亥革命时期的徐州有识之士,为我们这座古老的城市再次添上凝重悲壮、有情有义的一笔!彪炳史册、世人共仰!